????想了想,秦玉兰又去找了毛月娥,把这事儿告诉了她,向她征询意见:“月娥,你说,要不要直接让他们去大医院看看?这种毛病,小医院是不是看不好?”

  ????“抑郁症?”毛月娥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秦玉兰,“大嫂,你确定春宁没搞错?看王香白白胖胖的,说话脸上带笑,不像那毛病吧?”

  ????“是不是的,咱都不敢赌啊,万一是呢?”秦玉兰苦着脸道,“妹啊,我真的让春丽给吓着了,绝对不能让王香也落到她那样的地步啊,要真是那样,你说,得让人给传成啥样儿啊?

  ????我不是怕外人说叨,我这个年纪了,咋样都行,可是孩子们还年轻啊,怎么能受得住那些闲话?还有下一辈的小孩子,不能让他们小小年纪就去面对这种事儿。

  ????这种毛病拖不得,时间越长越厉害,也就越难治,所以过年不过年的,好听不好听的,还是人的健康应该放在第一位,是吧?”

  ????“这倒也是.......”说着,毛月娥猛的一拍脑门儿,“咱们眼前就有个现成的人,让她也给看看,就是初步的判断一下,如果真的是,原因是什么,看她能不能看出来,如果她看不出来,咱们再去大医院,你看行不行?”

  ????“谁啊?”秦玉兰有些疑惑的看着毛月娥,“那他给看了,会不会给传出去啊?”说到这儿,她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笑,“月娥,我不是信不过你,我是不想让一大家子都跟着担心。”

  ????“大嫂,我明白你问我的意思......”毛月娥笑着拍拍秦玉兰的手,“放心吧,这个人你也认识,就她那嘴啊,保管你用钳子撬都撬不开,她就是银环。”

  ????“朱叔的孙女儿?”秦玉兰就更疑惑了,“她不是学的推拿按摩嘛,怎么还会看这毛病?”

  ????“所以你担心的对,这人的嘴传一件事儿啊,真的能传到你无法想像的地步,银环当时学医,的确是冲着推拿按摩的技术去的,她那是为了她爷爷,这你也知道,可她是大学生啊,怎么可能只学推拿按摩?

  ????她学的专业多着呢,我也给数落不过来,但我可以很肯定的跟你说,精神类的疾病,她还挺专长的,这我是听贝贝说的。

  ????具体说,她到底怎么个专长法儿,我也说不明白,你要是信得过呢,就回去问问她,看她能不能给诊断诊断,要是能,就让春宁和王香过去,要是不能,咱就该去哪儿看还去哪儿看,成不?”

  ????毛月娥话都说到这份儿上了,秦玉兰要是再推拒,那可真的就是不合适了,而且,她是真的相信小姑子,当即应下来,说她在家等消息。

  ????所幸毛家这两年发展的好,家里也装了电话,用不着片到村委会去,接听电话还不方便。

  ????“娘,你确定不是我三哥在给王香找理由?或者说,不是王香在故意给自己找理由?”听毛月娥说到秦玉兰和毛春宁的怀疑的时候,宗贝的反应,和毛月娥最初的反应如出一辙。

  ????“不管真假,银环都能给断出来吧?”毛月娥问道。

  ????宗贝就摇头:“这我得问问,我可不能随便打包票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