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“麻生先生,我肯定不会坏了我们自己的规矩,只不过我这人素来不喝酒,刚才喝了你那一小杯菊正宗,就已经不胜酒力了。”方辰笑道。

????听了这话,麻生俊顿时有些急了,只不过他话还没说出口,方辰又继续说道:“不过,我不喝,不代表没人陪你喝,这不张科长还在这那的,这杯酒张科长替我喝了。”

????本来嘴角微翘,坐姿懒散,一副标准看戏模样的张宇听了这话,整个人顿时就不好了,他怎么也没想到,最后方辰把这战火烧到他身上了。

????“方……方科长,你不能这样吧。”张宇赶忙说道。

????方辰再怎么样,也不能坑他这个自己人吧?

????再者说了,开玩笑,这七十多度的杜康酒酒头,什么滋味他可是清清楚楚,喝到肚子里,跟喝炸弹似的。

????“其实我也不想,张科长你知道的,我这太年轻了,我家老泰山不让我喝酒,怕我喝酒伤到脑子。”方辰摊了摊手,装作无奈的说道。

????老泰山?

????张宇眨巴眨巴眼睛,方辰这还不到十八,去哪来的老泰山。

????但下一瞬,他脑中灵光一闪,不由的倒吸一口凉气,他突然想起来,方辰这不是和苏大书记的女儿谈恋爱吗,那这老泰山,岂不就是苏大书记了。

????“那既然是,苏……领导发话了,那这酒我就替你喝了。”

????张宇整个人如同霜打了茄子一般,要多颓就有多颓,只得一口把方辰面前的酒给吞了下去。

????他心里一片苦涩,这酒他是一千个一万个不愿意喝的,可方辰把苏大书记都给搬出来了,他还能怎么办?

????麻生俊的眉毛不由一挑,他感觉自己捕捉到了一个很关键的信息,合着方辰的背景就是他的岳父啊。

????而且看来方辰岳父的级别,闹不好比他想象的还要高,要不然方辰怎么能这么威逼着张宇,让其把酒替他喝下去。

????而且这不通常是,上司才能干的事情吗?

????可明明张宇才是方辰的上司啊?

????他现在着实有种日月乾坤颠倒的感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