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自从和李尽欢一波交流后,许易已经知道他弄出的些一贯制的香火灵精珠有多诱人了,可他脑洞再大,也绝想不到竟会惹来这等级数的人惦记,这也太那啥了。

????“依我之见,惹不起,躲得起,咱们还是撤吧。”

????荒魅给出了建设性的意见。

????以往昔的经验看,他本该撺掇许易冒险的,他一贯是看热闹不嫌事儿大。

????但自从跟随许易以来,他不显山不露水的进步也是神速,进阶越高,原本的荒蛮的劲头少了,生死和利弊的事儿自然想的多了。

????许易道,“撤什么,姓苏的再牛,也不能吃我这锅夹生饭吧,这回我专门待在明处,看他还怎么来。要撤你撤,我不能才听见馋狼叫,便自己先吓死了。”

????他当然不肯退,六扇门中好修行,在体制内,虽然有斗争,但权柄重,升级体系分明,只要锁定了这条线,以他历练几界,百年为官的经验,要混上去实在不难。

????除此外,人家谋算他这么多年了,不可能没想好堵他退路,他走人的这一招,定然也在人家的算计之中,说不定人家正憋了劲儿,就等他自己撂挑子不干呢。

????一旦失去了体制的庇护,以谋算他那人的实力和影响力,要收拾他的手段,可就不要太多了,这个当万万上不得。

????计较已定,许易便不再耽搁,径直赶回安陆城。

????隔着老远便能看到那边的浓浓烟火,越是接近,他便越是心安神宁。

????待到飞临整个安陆城正中央之际,他忽然凝住身形,彻底放开心神,仿佛天与地的呼唤,感受到了无数生灵对自己的顶礼膜拜,不知觉间,他张开双臂,闭上眼睛,头颅向天仰起。

????他感觉自己像是融化在这片天地里,自由自在,无比舒畅,天地是我,我是天地。

????许易不知道的是,就在他沉浸在这美妙意境难以自拔之际,一道道混在柔和阳光中,几乎不可察觉的香火灵精,围绕着他的身体旋转着,生出一片蒙蒙光晕。

????星空戒中的荒魅睹见此幕,惊讶地张大嘴巴,喃喃道,“这,这,这也太假了吧……”

????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

????吞噬了太多记忆,提炼了太多经验的荒魅,当然知道眼前的这种场面意味着什么,此乃香火淬神只。

????神只是什么,不过是民众的信仰寄托,这种寄托集中体现在香火供奉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