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谢景衣低头一看,顿时乐了,只见谢景音手中一字排开五枚铜钱,油光呈亮的!

????虽然她没有拦过几次门,但文家这也太恶心人了吧,五个大子儿,也亏得他好意思。在杭州的时候,那些富商家娶亲,都是用扁担挑着铜钱,一把一把的给过路人发钱的。

????这拦门的,都是女方的姐妹,闺中密友,一般都是用特意打造的带有吉祥如意寓意的,譬如花生,红枣,对鱼之类的小银锭子。豪商家中,甚至会用小金锭。

????这么一瞧,谢景衣不知道是该庆幸还是该难过,上辈子因为热孝中出嫁,谢景娴悄无声息的就嫁去了文家,流程走得飞快,她还没有回过神来,家中已经少了一人了。

????她年纪小,在翟氏病床前伺候着。谢景娴出嫁时,陪在她身边的是谢景音,只不过,谢景音从未提及过这些令人难过的事情。

????谢景衣想着,又有些唏嘘起来,她二姐看上去大大咧咧的,可在那等境遇之下,也像个成熟的大人。

????她甩了甩头,谢景娴这辈子已经嫁去杨家了,以前的种种纠葛,都是前程往事,不该提及了。

????不光是谢景衣觉得古怪,就连那些兴致勃勃的来拦门的别家小娘子,也都犯起了嘀咕来。

????这可是五个啊,它能摆成一字型,它能摆成人字形,它还能摆成梅花桩,但再多,也架不住它连一盒胭脂水粉都买不起……

????有不少沉不住气的,都忍不住回过头去看坐在床边拿着团扇的谢玉娇……

????谢玉娇便是心再大,也觉察出不对劲的地方来,她站起身来,快步走到了门口,这一瞧,差点儿没有背过气去!

????嫁妆,宅院,喜宴,全都是她阿娘掏钱充的场面。

????可她万万没有想到,这么一个细节的功夫,他们没有准备,文家就漏了底气……

????五个大子儿,打发侯府的下人都不够!

????谢玉娇眼眶一红,焦急的看了看四周,她无急智,又何时遇到过这等事,看了一圈儿也不知道该如何办,向谁救助?

????她可着劲儿去看元婴,可元婴还沉浸在自己的困境中无法自拔!

????怎么办?我心中的天神,他好像不喜欢正常人,喜欢一个关心自己到底是白狐狸精还是红狐狸精的奇葩!

????最后眼巴巴的看向了谢景衣。